AI算力热股鸿博股份业绩变脸 核心高管遭解聘疑陷“罗生门”

近日,AI算力概念鸿博股份(002229.SZ)可谓麻烦不断,在业绩预告“大变脸”,接连收到监管警示函、关注函之后,旗下子公司北京英博数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博数科”)核心高管又遭解聘。

  4月19日晚,鸿博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同意解聘周韡韡女士副总经理职务,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生效。解聘后,周韡韡女士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该公告也进一步证实了周韡韡被踢出鸿博股份的传闻。周韡韡于2023年4月被聘任为鸿博股份副总经理,负责公司在人工智能AI板块的业务。

  周韡韡另一个被熟知的职务是鸿博股份子公司英博数科CEO。此前的4月16日,一份涉及英博数科人事任免的说明在网上流传(以下简称“网传说明”),该网传说明称,英博数科及上级公司(指鸿博股份)依法作出决策,解除与周韡韡、邱领、翟孟孟、李润丰、孟建雄等人的劳动合同,4月16日8时生效。之后,《证券时报》报道称:“周韡韡不认可解除自己英博数科职务文件的有效性,其鸿博股份副总经理的职务当前也仍未见解聘公告,周韡韡认为,这是一起私刻公章甚至是抢夺公章事件。”

  确认周韡韡被解聘

  4月16日,社交媒体突传,英博数科CEO周韡韡等人被解除职务,理由是周韡韡等人严重失职,营私舞弊,并列举了其涉嫌职务侵占公司财产、涉嫌职务侵占犯罪、非法交易鸿博股份股票、内幕交易等情况。该公司称已依法向公安机关、证监局报告,且已委托相关律师事务所提供全程法律服务,所有程序将严格依法进行。

  鸿博股份注册地为福建省福州市,主要从事商业票据印刷,主营业务业绩平平,近10年营收体量从未超过9亿元,归母净利也常年不足1亿元。但从2023年2月份开始,因搭上AI算力概念,股价便在资本市场上表现十分抢眼,从2023年年初不足10元一路飙涨至更高45.29元。

  鸿博股份能站上算力风口,主要依靠旗下英博数科涉足的算力租赁业务以及周韡韡是鸿博股份AI创新业务的主要发起人及负责人。据悉,周韡韡是英博数科能够牵线英伟达的关键人物。

  2022年11月,鸿博股份披露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对象名单仅周韡韡一人,彼时她的职务为核心骨干人员,获授限制性股票85万股,因此还遭到深交所关注,鸿博股份表示是综合考量了周韡韡的工作内容及重要性、薪资成本等要素。2023年6月,鸿博股份披露2023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首次授予激励对象名单,周韡韡又获授限制性股票数量达100万股。

  而由于周韡韡等人突然被解雇,这份网传说明也引发投资者的高度关注。据《证券时报》报道,周韡韡证实了“网传说明”文件的存在,但不认可解除自己英博数科职务文件的有效性,其未见到鸿博股份副总经理的职务的解聘公告。周韡韡认为,这是一起私刻公章甚至是抢夺公章事件。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4月16日晚间,英博数科紧急在官方微信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已经依据相关规定,对部分员工进行了职务解除。”

  4月17—19日,本报记者就英博数科对周韡韡等人的解聘情况及英博数科最新情况致电鸿博股份证券部门, *** 一直未接通;发送采访邮件,截至发稿也未获得回复。

  直至4月19日晚,鸿博股份发布一纸公告,确认解聘周韡韡鸿博股份副总经理职务,解聘后,周韡韡女士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有部分属于强制披露的信息,比如对公司经营或业绩具有重大影响,有部分属于自主披露,比如上市公司经常会公布一些和热点有关的信息。”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分析,高管解职会对经营有重大影响,属于需强制披露的信息。

  业绩变脸连受监管关注

  根据英博数科方面的说明,解聘周韡韡是因为其有违反“法律法规、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公司持零容忍态度。但根据周韡韡的说法其似乎与鸿博股份存在内部矛盾。

  此前,周韡韡曾向媒体表示其对鸿博股份有两个诉求,一是合理合法、阳光有序地保持英博数科的独立运营。二是希望保障管理团队和投资人权利、义务对等。

  目前来看,周韡韡被解雇还可能是与鸿博股份未达成一致诉求,而对于周韡韡主张的诉求及被解雇的具体原因,鸿博股份并未作出进一步回应及解释。

  记者注意到,2023年9月27日,鸿博股份发布公告终止了2023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并在相关公告中称,是受宏观环境变化、全球发展不确定性增多等多重因素影响。

  而鸿博股份近日业绩预告“大变脸”接连收到监管警示函、关注函与英博数科也不无关系。

  4月12日晚间,鸿博股份披露2023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预计盈利3740万—5610万元调整为亏损5000万—5800万元,预计营业收入由8.5亿—9.98亿元调整为5.9亿—6.5亿元。

  而英博数科一笔5亿元的合同款,可能是鸿博股份业绩“变脸”关键。审计机构认为公司与北京京能智算中心建设设备等相关收入应扣除。

  鸿博股份称,英博数科2023年与北京京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京能”)就智算中心建设设备采购的合作,截至2023年12月31日已收到北京京能支付的首笔合同款5亿元,公司已交付了部分设备并取得阶段性设备验收确认单。不过,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认为,公司应在该项目所有设备交付并完成最终部署后方可确认收入,相关收入应在营业收入中予以扣除。因此,基于审慎性原则,对业绩预告中的财务指标进行更正。

  对此,4月15日,福建证监局出具《关于对鸿博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警示函指出,鸿博股份上述情形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鸿博股份时任董事长倪辉、财务总监浦威未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同日,深交所亦对此公司下发《关注函》指出,鸿博股份涉嫌违反《股票上市规则(2023年8月修订)》的相关规定,后续将对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启动纪律处分程序。

  “关于收入确认的原则,国家在《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中有着明确规定,甚至为了避免理解的差异,还针对14号文件出台了更为详尽的《应用指南》,为了避免财务舞弊,又出台了《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问题解答第4号-收入确认》。”在毋虚证券诉讼团看来,既然有上述具体规定,想必鸿博股份的财务总监比大多数人都专业,不知怎么会在这样一份简单的销售合同上与审计单位出现理解上的差异,作为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在出现是否确认收入存在有疑虑的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基于审慎原则而更加保守地处理吗?

  毋虚证券诉讼团表示,鸿博股份收到这笔近5亿元的首付款的时间点也非常有意思,是在2023年会计年度的最后一日(12月31日),10天后的鸿博股份就披露了盈利的业绩预告。但是显然这个盈利是鸿博股份的财务总监在交付了部分设备并取得阶段性设备验收确认单的情况下确认得来的,并不满足法定的确认收入时间。因此,2024年4月12日,在审计单位的反对下,业绩又变成了亏损。所以说北京京能的这笔堪称雪中送炭的付款时间点卡得相当巧妙。

  目前鸿博股份的主营业务仍是印刷产业。周韡韡作为鸿博股份跨界AI算力新业务的关键人物,被公司解雇,后续是否将对鸿博股份AI算力新业务造成影响?外界十分关心。

  鸿博股份表示,本次解聘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截至该公告披露日,周韡韡持有鸿博股份8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17%。

  尽管鸿博股份重申了周韡韡被解雇不会对公司带来重大影响,但记者注意仍有投资者在怀疑未来是否会影响到鸿博股份后续AI算力业务的运营。

  鸿博股份AI算力的“新故事”将如何演变发展,仍待关注。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jzyqby.com/post/2829.html

相关推荐

发布评论